星星峡

编辑:照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10:25:47
编辑 锁定
星星峡并非峡谷,而是隘口。它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素有新疆东大门“第一咽喉重镇”之称。星星峡是雄踞于丝绸古道上的险关要隘,四面峰峦叠嶂,一条S形的山路蜿蜒其间,两旁危岩峭壁,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它不仅是新疆和甘肃的分界线,同时也是两种不同文化风格的分水岭。对于新疆人而言星星峡就是一堵院墙,过了院墙就算是出疆了。
中文名
星星峡
类    型
并非峡谷,而是隘口
定    位
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
特    点
四面峰峦叠嶂
所属国家
中国
所属城市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星星峡简介

编辑
星星峡
星星峡 星星峡
Hsing-hsing Hsia
亦作Xingxing Xia。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部峡谷。在哈密市东南,邻接新疆与甘肃省界。是北山因风蚀作用形成的乾谷,自古为中原地区与西域间的交通要冲,至今仍保有公路干线交通站的地位。兰新铁路由星星峡之西红柳河进入新疆。

星星峡地理位置

编辑

星星峡道路

穿越河西走廊,古丝绸之路行至甘肃与新疆交汇处便分出南道、中道和北道3条线路。南道翻越险峻的阿尔金山、中道穿越罗布泊无人区、北道是从敦煌经哈密入东疆。

星星峡西域

嘉峪关 嘉峪关
嘉峪关门出城,城外就是古人所说的西域了。在内地人的眼中西域永远是一片荒蛮之地。自古以来,从内地走出的汉人习惯了儒家文化文雅恭谦的氛围。他们走出陇西高原,进入河西走廊,当满目的荒凉进入视野,便会感怀各种去国离乡的愁绪。“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312国道从繁华现代的都市千里迢迢跋涉而来,延伸到这里已是一片荒芜。空旷的天地间,一个只有二十多米长的小镇沿国道边排开,朗朗天际,无垠的旷野、星星峡孤零零的伫立在风中。

星星峡特点

编辑
饭馆老板翘着大拇指自豪的说“我这是新疆第一家”。
风吹着哨子,永不停歇的在天际回旋。隘口两边的山峰,矗立着当年国民党镇守隘口时构筑的碉堡,历经风雨的碉堡虽然已破败,但黑洞洞的枪孔仍然正对着星星峡隘口。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受周边的环境影响,蓦然间竟觉得此处暗藏有咄咄的杀气。

星星峡变化

编辑
据饭馆里的当地人说,星星峡可不像这般凄凉,1959年以前,也就是在兰新铁路还没有贯通之始,这里也曾是个热闹地界。说着话,他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说,山梁那面有一片坟地,那里埋葬着的大都是旧社会的妓女。
既然是门户、既然重镇,自然有重兵把守。想想那些远离亲人戍边的将士面对荒芜,怕是也只有那些背井离乡来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关口讨生活的女人能遣散、宣泄他们的郁闷和寂寞了。那些个倚窗卖笑的女人用鲜活的肉体换取她们的未来,运气好的,攒足了盘缠远走它乡,运气差的不等实现梦想便因病或其它变故而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做了孤魂野鬼。

星星峡历史

编辑
历史在这个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有多少故事都发生在这天山的起点。林则徐遭贬由此入疆。左宗棠怀揣当年林则徐绘制的新疆地图,率6万湖湘子弟,由此入疆并栽下了“引得春风度玉关”的左公柳。1937年3月西路军左支队浴血奋战后绝少数尚存者,进入新疆的星星峡,西路军终完成了历史使命。

星星峡相关诗文

编辑
星星峡
大陆带着着火的城市沉默地流去
满天星蓦然自记忆深处浮起
在舞厅一角划亮一朵红色的火柴
回想那七个流浪的雨季
荒凉的公路上
一匹单峰骆驼在哭泣着奔跑
路边我伤感地摘下破草帽
为什么不会哭泣了
而我学会了在马背上歌唱
为什么荆棘
灿烂地开放在远方
楼兰沉默的公主
在五根黑线后哀哀地歌唱
我无邪的手指
曾误解你所钟爱的处女的忧伤
如果星星峡再星星地荒凉一些
我便牵一匹呜咽的小马来穿越
在那个蔚蓝色的风口之后
象牛仔一样孤独地向影子微笑
孤独地酿造一些
马背外摇晃不定的
荒凉
1998.1.10
车过星星峡
选自陈运和著散文集《与散文同行

星星峡相关报道

编辑

星星峡数据

天山网讯(记者周顺新) 星星峡,位于新疆与甘肃交界处,系东天山山系余脉星星山的一个峡谷,旧称碛口。东距敦煌210公里,西距哈密市200公里,兰新公路由此通过。清人“巨斧劈山肤,山灵骨筋粗,当车轮磔格,振策马踟躇”的诗句,就是其生动的写照。1956年星星峡建镇,1959年撤销,1996年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恢复设镇。现镇区面积2726平方公里,辖区人口3000余人。
如果把哈密喻作新疆的东大门,那么星星峡就是名副其实的门户了。沿着丝绸古道一路西行,穿越狭长的河西走廊,过嘉峪关、出敦煌,伴着春风,一脚便跨进了新疆的门户——星星峡;想象中的天山、绿洲扑面而来,长河落日、大漠孤烟的景象蓦然出现在眼前。

星星峡别名

星星峡在清末也称猩猩峡。其实,这里并无猩猩,“猩猩”二字系左宗棠所改。1875年,陕甘总督左宗
左宗棠 左宗棠
棠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率军歼灭了入侵新疆的阿古柏。当时星星峡路段异常艰险,左宗棠为筹运粮秣费尽了心机。1880年6月,左宗棠将行营由肃州(酒泉)迁到哈密,行至星星峡,看到这个给西征带来巨大困难的山峡面目可憎,像一头张牙舞爪的野兽,于是在公文中将“星星”二字边加了个反犬,以吐泄郁积心中的憎恨。此后,“猩猩峡”得到世人的认可。

星星峡名称来历

关于星星峡的得名历来众说纷纭,较为可信的说法是,星星峡因石而得名。原来,星星山上产石英石,洁白晶莹。每当皓月当空,山上石英石闪闪烁烁,宛若满天星斗。于是,石得名星星石,山得名星星山,山之峡亦取名星星峡。

星星峡地位

百余年来,作为新疆门户,星星峡的地位时兴时衰,其功能逐渐由军事要隘变成了进出新疆的陆路交通枢纽。民国19年,兰新公路星星峡至哈密段建成,此地车水马龙,操陕、甘、新三省口音的商贩接踵而至,开饭馆、建客栈,一时间,星星峡热闹如集镇。1960年,随着兰新铁路的通车,星星峡逐渐走向衰落,商贩们也纷纷离去。

星星峡悲壮历史

星星峡在1968年前还有一段悲壮的历史。1937年5月1日,一路浴血奋战、九死一生的红军西路军左支队400余指战员在李先念的率领下,与前来接应的中共中央代表陈云在此会合,星星峡因此成就了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千古佳话。1966年后的2003年4月底,当非典肆虐中华大地之时,这里又成为新疆各族儿女阻击疫魔的第一道防线。

星星峡雄起

星星峡的再次雄起是在上世纪90年代。1990年,312国道新疆段改扩建竣工,坎坷变通途,哈密至敦煌的长途班车随即开通。伴随着新甘交界之地矿业经济圈的异军突起,60余家矿业企业相继落户,车流穿梭、商贾云集的景象再次复兴,使得星星峡的枢纽地位日益凸显。1996年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准星星峡恢复建镇。
沐浴着新世纪的第一缕阳光,当地政府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围绕“服务、保障、便捷”主题,倾力打造“进疆第一镇”的新面貌,发展国道经济。

星星峡改变

从星光闪烁的星星石到灯光璀璨的霓虹灯,说到星星峡的变化莫过于电了。由日本政府投资2.2亿日元援建的太阳能光伏电站正式发电,从此结束了当地用柴油机发电的历史。镇党委书记何斌告诉记者,过去当地生意人几乎家家购有柴油发电机,从傍晚8时到零时,每天发电4小时,冰箱、彩电长期不能正常使用。“我们最怕半夜有人上门吃饭”,星星峡老回民饭店的老板昌明星说。“可为了能多卖一盘子拌面,又不得不摸黑爬起来,发电、架火,一忙就是一两个小时。人一走,便停电,一年光发电成本就达6000多元。现在好了,家家安了节能灯,傍晚时店牌上的霓虹灯连成了一片,景象也很壮观。饭店24小时营业,一次上门二三十个客人也不用发愁了。”
2003年该镇建成了供水站,还有3座加油站。亚欧光缆穿镇而过,移动信号从哈密至星星峡实现了全面覆盖;卫星差转台每天可同步传输10个频道的电视节目。镇上还建有一座高标准卫生急救站,配备有X光机、心电图、B超和急救车。
由于星星峡所处的独特位置,自治区人民政府在此设有公路检查站,负责进疆动、植物的检疫、检验。深圳天民石油液化气运输公司也将此作为后勤中转站,成立了星星峡分公司,每天进出300辆大型运气车。
看到街道旁商店、饭馆、旅馆、修理铺等林林总总有40多家。昔日被视若猛兽的峡谷,如今车辆川流不息,日均达2000余辆。眺望谷底灯火闪烁,生命的绿色取代了戈壁的灰色,只有峡谷两侧山崖上依次分布着的20多座土碉堡还依稀透着历史的印记。

星星峡相关文章

编辑

星星峡走过星星峡

李泓冰
进新疆了!
这是一片我从未踏足过的土地。星星峡,是甘肃与新疆的分界线,发生过很多辛酸的故事。其为最者,是当年红军西路军突进河西走廊时,与马步芳血战,二万八千大军最终抵达星星峡时,仅剩427人!最近的事,则是据说这里发现了金矿,为了争夺归属,星星峡发生过流血械斗。
星星峡是个山口,由河西走廊往东疆的必经之处。一侧是山,一侧是河,山上有十几座碉堡,是国民党留下的。新疆自治区文物局局长岳峰说,解放军当年进疆,在星星峡与突厥族土匪激战了很久,才得以进来的。如今这里有个不甚起眼的小镇,可以让旅人歇歇脚、喝喝酒。我们这个采访团,在星星峡被交接,从甘肃文物局的手中,转移到了新疆文物局的手中。新疆人的热情,在这里已经感受到了。我们是在戴着小花帽的维吾尔族乐手的唢呐声中换车的。当时是中午11点。
星星峡的重要,是在过后才感觉到的。此后的200来公里,几乎没有人烟,沿路所见,戈壁无垠。干燥的感觉已经持续很久,除了喝水,就是一片一片地往嘴里放“金嗓子喉宝”。当年丝路的商队,恐怕出了星星峡,才意味着艰苦旅程的真正开头,当他们在几乎没有尽头的戈壁踽踽前行时,会多么怀念星星峡呵。而唐僧偷度玉门关之后,也很快被戈壁给了一个下马威。难怪九死一生运到欧洲的丝绸,居然与黄金等价。
从中原走出的汉人,走出陇西高原,进入河西走廊,那里自古就是羌戎之地、胡汉杂处,习惯于儒家文化温文尔雅氛围的知识分子,被大漠朔风一吹,便发出各种离乡去国的呜咽和马革裹尸的悲歌。从“陇头流水,鸣声幽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汉乐府《陇头歌》)到班超“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都把这种与文化母体生生断绝的恐惧,倾诉得淋漓尽致。
而出了玉门关,出了星星峡,几乎就是异域他国了。有人把绝望化作了听天由命的漠然,也有人反而由一种解脱感,从而达到中原文化难以企及的冲天豪气。我所想到的,除了人所尽知的通西域的张骞,还有晚生很久的另两个名人。一个是碎叶出生的少年李白,由这里进入他的文化母国,化为独步古今的诗仙;一个是林则徐,从国难当头之际的朝廷栋梁,陡然成为戴罪之人,从这里被发配到伊犁效力,远离他一生角逐献身的政治中心。他们一个生在中华文化的盛年,心高气傲,才气冲天,充满来自大漠的豪迈与辽阔;一个是在中华文明的衰朽残年,心事重重,满腹怨愤,从文明中心退居大漠,让另一种温柔舔护自己的伤口和雄心。
千古以来,这熙来攘往的一切,都发生在星星峡的眼皮底下。发生在壮丽而巍峨的天山起点。

星星峡《星 星 峡》

作者:边缘人
星星峡并非峡谷,而是隘口。它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素有新疆东大门“第一咽喉重镇”之称。它不仅是新疆和甘肃的分界线,同时也是两种不同文化风格的分水岭。对于新疆人而言星星峡就是一堵院墙,过了院墙就算是出疆了。
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为往来的旅客而建,清冷的小镇上几乎看不见当地人的身影,只有偶尔有过往的车辆在这里停歇。
冷风中,瑟瑟发抖的长途司机将双手放在嘴边哈着热气出现在寂寥的街道上。在最东头的那家饭馆里,饭馆老板挑着大拇指自豪的说“我这是新疆第一家”。
风、吹着哨子永不停歇的在天际回旋。
历史在这个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有多少故事都发生在这天山的起点。唐,先知穆罕默德派遣使者来华传教,其中一人病逝于星星峡。哈密王曾为其在星星峡修墓。林公、林则徐遭贬由此入疆。左公、左宗棠怀揣当年林则徐绘制的新疆地图,率6万湖湘子弟,由此如疆并栽下了“引得春风度玉关”的左公柳。1937年3月西路军左支队进入新疆的星星峡,在这里,西路军完成了历史使命。后人为纪念西路军入疆而在此竖纪念碑。1949年10月王震率部,由此凯歌进新疆
旌旗猎猎、西风漫卷,清悠的驼铃随风远逝。如今大部分长途车都是早早从敦煌出发下午就能到达哈密,或者是从哈密直接到敦煌。星星峡不过是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边缘小镇。小的让你来不及回眸便消失在了戈壁的尽头。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非历史 自然地理 旅游 地形地貌 历史